现在什么手机软件可以买球

新奥集团以旅游开发为切入口,意在更赚钱其他业务?

桂林旅游隐现“新奥系”身影 王玉锁会是救星吗?

图片来源:Unsplash

7次挂牌甩卖丰鱼岩公司未果之后,桂林旅游选择了再次挂牌。舆论围绕着无人问津的不良资产继续发酵,“山水甲天下”的桂林老牌景区上市公司,如今以这种方式收获关注,未免让人唏嘘。

7月8日晚间,桂林旅游(000978.SZ)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北部湾产权交易所发来的《关于桂林荔浦丰鱼岩旅游有限责任公司51%股权及9385.31万元债权转让项目挂牌情况的函》,截至挂牌期满无意向受让方报名参与竞买。

与此同时,桂林旅游表示将继续委托北部湾产权交易所按同等挂牌条件延长挂牌,直至征集到意向受让方或者2019年11月12日。

曾经将“广告”做到教学课本里的桂林山水,如今面临挑战,它试图将深陷泥潭的子公司剥离出去,7月5日,桂林旅游还宣布挂牌转让另一家业绩不佳的子公司——桂林桂圳投资置业有限公司65%股权,过去一年这家公司的亏损超过500万元(人民币,下同)。

尽管旗下大部分子公司表现糟糕,但桂林旅游的投资却收到了不错的回报,2018年,两家名为“桂林新奥燃气”的公司为其贡献了超过四分之一的净利润,如果剔除掉净利润中的政府补贴等非经常性损益,这个比例还要更高。

在这两家做出突出贡献的燃气公司背后,若隐若现的是被称为“中国燃气大王”的王玉锁和近年来对旅游“情有独钟”的新奥集团。对于这个陷入困境的老牌景区上市公司而言,“新奥系”会是一剂解药吗?

桂林旅游自救

桂林旅游在持续剥离不良资产。

7月8日晚间公告所涉及的丰鱼岩公司只是其下属亏损的子公司之一。公开资料显示,丰鱼岩公司成立于1995年,主要经营丰鱼岩宾馆和丰鱼岩岩洞旅游。在“公司核心竞争力”一项的披露中,桂林旅游表示拥有丰鱼岩景区50年的经营权(1998年-2048年)。

距离桂林荔浦县城16公里的丰鱼岩景区,因岩内地下河盛产油丰鱼而得名,主要景点有洞内陆地、文化娱乐、民族风情等,是国家首批4A级旅游景区和世界旅游组织推荐景区。不过丰鱼岩并非桂林旅游旗下唯一的溶洞景区,距离阳朔仅3公里的银子岩景区显然更受青睐。

2018年,银子岩景区接待游客279.39万人次,同比增长14.66%,丰鱼岩的游客人次则仅为12.25万人次,同比下降12.44%。

在2018年的年报中,桂林旅游旗下的11家子公司大多表现糟糕,仅4家实现盈利,累计亏损达5290.58万元。桂林旅游往年的业绩报告也显示,这些经营状况堪忧的子公司让桂林旅游深陷泥潭。

例如,全资子公司丹霞旅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737.76万元、1772.02万元;全资子公司旅游汽车公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407.11万元、813.70万元;持股比例70%的罗山湖旅游2017年、2018年分别亏损1163.70万元、930.39万元。

2016年,桂林旅游明确了“对扭亏无望的资产要下决心处置”的战略重点,当年桂林旅游的净利润仅为598.5万,如果扣除掉收到的政府补助2869万元,数据要更加难看。在该年度的年报中,桂林旅游将净利润下降的原因归咎于子公司桂圳的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和坏账准备。

除了剥离不良资产,桂林旅游近年来备受关注的另一个动作就是押注“旅游演艺”。

2015年,桂林旅游与宋城演艺合资成立公司,在阳朔地区打造“漓江千古情”项目,总投资约8.05亿元。合资公司中,桂林旅游持股30%,目前累计投入1.95亿元。一期项目已经在2018年月7月27日投入运营。从年报数据来看,桂林旅游当年获得了约21万元的收益,较之上亿元的前期投入,回报或需漫长的时间。

与宋城演艺的合作仅露出开端,桂林旅游又在2018年11月设立了桂林生动莲花演艺发展有限公司,开发“镜SHOW·生动莲花”项目。公开资料显示,生动莲花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由银子岩公司100%持股,但截至2018年12月31日,银子岩公司尚未实缴出资。有媒体披露该项目的落地开演进度未达预期。时代财经致电桂林旅游董秘办查询此事,但相关工作人员否定了这一说法,对方表示从来没有对外公布过今年5月1日开演,对于目前项目的进展和预期,该工作人员仅简单回复“还在建设中。”

除了“漓江千古情”和“镜SHOW·生动莲花”之外,桂林地区盛名在外的另一部实景演出是张艺谋导演的“印象·刘三姐”,后者于2004年3月20日首次正式上演,2017年累计销售162万张门票,票房收入达到2.1亿元,净利润近1亿元。

但这并不意味着押注“旅游演艺”毫无风险。《2015年中国旅游经济运行分析和2016年发展预测》显示,我国的旅游实景演出项目已超过300个,但真正实现盈利的却仅占9%左右。

同为老牌旅游目的地的丽江,大型实景演出“印象·丽江”近年来已经出现了业绩下降的颓势。2006年7月开始正式公演的“印象丽江”是继“印象·刘 三姐”取得成功之后,张艺谋编创团队打造的又一旅游文化精品演出。随着丽江演艺市场竞争加剧,2018年“印象丽江”共计演出520场,同比下降2.8%,实现营业收入9842.66万元,同比下降6.91%;实现净利润1953.04 万元,同比下降29.50%。

“新奥系”隐现

2018年桂林旅游实现营收5.73亿元,较2017年的5.56亿元仅微增1700万元,增幅3.02%,但净利润却实现了51.87%的增长,比上年同期多了2746万元。

在年报中,桂林旅游声称,这主要得益于营收增长,总成本下降,与此同时,独资子公司2017年12月31日曾报废了旅游客车,净损失838万元,而今年同期,营业外的支出减少了965.54万元;另一个原因则是投资收益的增加,其中“新奥燃气发展公司”确认的投资收益同比增加了303.64万元。

桂林旅游隐现“新奥系”身影 王玉锁会是救星吗?

图表来源:桂林旅游2018年年报

桂林旅游的年报信息显示,桂林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为桂林旅游的参股公司,主要经营燃气管道建设和安装业务,注册资本1213万美元。根据桂林旅游2018年年报,报告期内,桂林旅游以481.2万美元完成了对桂林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的增资,持股比例保持不变,仍然是40%。

时代财经查询桂林旅游历年财报发现,除了桂林新奥燃气发展有限公司之外,桂林旅游还参股了另一家名为“桂林新奥燃气有限公司”的企业,其主营业务同样与燃气有关,包括储存、充装和销售。

天眼查信息显示,上述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为韩继深,注册资本分别为1360万美元和1213万美元,此外,两家公司的股权结构也完全一致,大股东为新奥(中国)燃气投资有限公司,占45%的股份,桂林旅游股份有限公司和容城新奥燃气有限公司分别持股40%和15%。

通过股权穿透,时代财经发现,上述两家燃气公司的大股东新奥(中国)燃气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上由新奥能源控股有限公司100%控股,后者的董事长及法人代表正是近年来对旅游业“情有独钟”的王玉锁。

这位被称为“中国燃气大王”的河北富商,以燃气起家,一手打造了新奥集团。2015年,王玉锁控制的北部湾旅上市,其业务涉及海洋旅游、健康旅游、景区运营开发及智慧旅游等领域。不过,随着2018年7月北部湾旅更名为“新智认知”,这家旅游类上市公司已经脱离了旅游的轨道,转型“智慧警务”、“公安大数据”。

同年7月,新奥集团又通过股权收购的方式,将另一家旅游类上市公司西藏旅游收入囊中。“戴帽”两年的西藏旅游,在2018年5月曾试图通过出售旗下的酒店资产来“保壳”,但新奥控股通过所参股的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收购了这5家酒店,最终西藏旅游仍然不得不面对易主的命运。

不过从西藏旅游披露的信息来看,新奥集团尚未把旗下的燃气等能源业务装入其中,今年5月20日,西藏旅游董事长赵金峰在投资者接待日活动中声称将继续聚焦旅游主业。

一剂良药还是别有所图?

尽管新智认知公司(前身为北部湾旅)的业务被全面转型,但新奥集团对广西境内旅游业的热情似乎并没有熄灭。多家媒体曾报道新奥集团投资220亿元开发广西多个旅游项目,其中红水河及巴马长寿养生国际旅游区旅游投资110亿元,北海市旅游项目及深度开发60亿元。

不过这些报道多停留在2018年,在广西河池市人民政府门户网站上,时代财经搜索到的最新的相关信息是2018年9月28日《河池日报》报道了“第五次红水河健康养生之旅项目建设推进会”,新奥集团汇报了相关情况,声称目前已经完成投资4020万元。

这与新奥集团2016年宣布与秦皇岛政府合作的戏码如出一辙。彼时,关于新奥集团与秦皇岛政府合作的消息屡屡见诸媒体报道,具体包括投资约46亿元的秦皇岛海上游、投资约54亿元的北戴河新区文化健康旅游综合体项目,以及与王潮歌合作打造的“只有·秦皇岛”演艺项目。但此后,便陷入沉寂。

国泰君安的研报似乎看出了端倪,其分析认为新奥集团公司以旅游开发为切入口可以与当地政府建立良好关系与深度合作,为今后公司其他业务(燃气、能源,甚至智慧城市管理等)在当地的开发建设搭建沟通桥梁。

而桂林旅游与“新奥系”之间开始发生关联,是在2016年。虽然时日已久,但对于桂林旅游这样一家主要从事旅游服务及旅游服务相关业务的老牌旅游类公司而言,与燃气公司联系起来,还是让人感到意外。在北部湾旅已全面转型的背景下,声称要在广西投入220亿元的新奥集团,未来会通过桂林旅游这家上市公司来兑现其在广西境内的旅游项目投资,还是就此沉寂下去?尚不可知。

在2016年的年度报告中,桂林旅游对自己的这笔投资给出了这样的解释:“目的主要是在稳固主业的同时,适当多元化经营,提高公司抗风险能力。”

从两家“新奥燃气”公司的业绩表现来看,这称得上是一笔成功的投资。2016年新奥燃气发展公司扭亏为盈,随后净利润持续提升,2017年其净利润为1295.68万元,2018年这个数字达到2054.77万元。事实上,在桂林旅游2018年8040万的净利润中,两家新奥燃气公司的贡献额超过了25%。如果再往前一年,这个比例要高达32%。

对于近年来深受子公司经营不善拖累的桂林旅游而言,“新奥燃气”带来的持续不断的利润增长令人振奋。时代财经致电桂林旅游董秘办,询问其除了参股两家新奥燃气之外,是否与“新奥系”有更多的关联,未来是否考虑其它合作机会。该工作人员予以了否定,声称“目前没有这个计划。”桂林旅游董秘办对时代财经解释说,参股的公司只是做燃气的,没有旅游相关业务,“我们是参股的桂林新奥燃气,那个(即“北部湾旅”,后更名“新智认知”)是在河北廊坊的新奥集团控股的,没有关系。”

鉴于两家燃气公司带来的丰厚的投资回报,时代财经询问未来桂林旅游是否考虑扩大投资,对方称“我们不可能控股这家公司,不熟悉这个业务,没有专业的团队,也没有经验。”该工作人员强调,只是“权益合并,不合并报表。”

江湖评论 0 条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